神秘复苏之诡画! 第六十三章 弘法寺的恐怖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  “砰~!”一声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内。

  “好胆!”苏清目光一冷,无解的压制力作用在自己身上,此刻,苏清便是一个灵异绝缘体,任何灵异袭击都无法对她起到作用。

  “后生就是后生,还是在练几年吧。”那妇女冷冰冰的开口了,目光却没有看向苏清,而是看着那个跪拜的僧人。

  僧人跪伏在地上,刚刚的那一声响动便是他磕头发出来的。

  僧人身上的淡蓝色的僧衣逐渐退去了颜色,款式也发生了变化,竟变成了好似入殓之人穿的寿衣一般,而且随着这种变化的持续,他身上的肤色也在迅速的黯淡,发黑,一股尸体腐烂的臭味弥漫开来。

  磕头的僧人被死人衣死死的限制住了,根本无法动弹。

  与此同时,另外两个僧人正在靠近。

  其中,独臂僧人用他唯一的手抓住杨间的鬼手,似乎是想要夺取鬼手,补全自身。

  “找死!”杨间额头上的鬼眼不安分的转动着,红光一刹那凝固,一根发裂的长枪贯穿了独臂僧人的身躯,将其死死的钉在地上。

  僧人空洞的眼珠转动了一下,随后彻底失去了动静。

  这就是杨间,一旦出手便是绝杀,不给对手留下一丝机会。

  独脚僧人盯上了柳三,双手死死的抓紧柳三的左腿。

  “呃,啊。”柳三的左腿似乎要被强行撕下来,发出了痛苦的低吼。

  下一刻,一只只蜡黄的手掌掐在独脚僧人身上,一个纸人或许对抗不了独脚僧人,但是一群纸人呢?

  柳三的手掌高高抬起,对着独脚僧人猛地落下。

  某种必死的可怕诅咒瞬间爆发,这一刻,独脚僧人停下了袭击,直接一个脚步不稳栽倒在了地上。

  许多纸人已经就位,将独脚僧人团团围住:“曹洋,不介意用一下你的皮袋子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曹洋拿出了一个人皮袋子。

  那是人皮灯笼弄成的,里面存在无数可怕的厉鬼。

  人皮口袋鼓鼓的,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,时不时的出现了手印,脚印,甚至是人脸的轮廓。

  仿佛厉鬼在里面挣扎。

  可是无论怎么挣扎,依旧没办法撕开这个诡异的人皮口袋逃出来。

  “还有这个。”杨间也开口道,指了指被棺材钉钉死了的独臂僧人。

  曹洋低着头走过来,把两只厉鬼装进了人皮袋子里。

  小小的袋子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可以塞下任何的灵异。

  下一刻,大殿之内的人突然都消失了,只剩下了曹洋。

  心中莫名的发怵,某种强烈的不安似乎又出现在了心中。

  一颗干瘪凹陷的死人头掉落在了地上,滚落在了曹洋旁边。

  一双死灰的眼睛毫无神采,脸上透露出临死前的惊恐和不甘。

  曹洋眼前的景物开始摇晃,颠倒起来。

  他的脑袋竟直接从脖子上掉落了下来。

  脑袋重重的砸在了地上,发出咚咚的声响。

  周围顿时刮起了一阵阴冷的风。

  这风犹如厉鬼在你耳边吹起,让人汗毛直立,风中夹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尸臭味,让人不得不怀疑这风的源头处是不是站着一具尸体,亦或者一只厉鬼.....

  同时,曹洋的脑袋也重新回到了脖子上。

  只是身体莫名的出现在刘老板身边。

  “别大意,注意周围,有些鬼不是直接袭击人的。”张羡光手中老旧的大刀连续挥舞。

  “啊~!”一声凄厉的怪叫从门口左边的柱子背后响起。

  有只鬼躲在柱子后面,被张羡光袭击了。

  黑色的污血撒出来,被肢解的不成人形的尸体倒在了地上。

  至于那颗死人头似乎盯上了曹洋,跌跌撞撞的滚了过来。

  下一刻,死人头上冒出了妖艳的碧绿火焰。

  这似乎不是单纯的鬼火,应该是叠加了其他的灵异,妖艳的火光笼罩,李军一把捡起死人头,竟然放入了肚子里!

  鬼画事件没有在大京市爆发,陈义也就没死,也就是说,李军没有用鬼皮,而是用其他的灵异复活的,但是他的脸明显可以看出来就是用鬼妆画出来的,这就很意外了。

  “当,当,当~”后院的古钟,突然自行发出声响,传遍整个寺庙,令所有人为之侧目。

  被死人衣限制住了的磕头僧人一下子消失不见了。

  “衣服,回来了?”那妇女感觉到了恐慌,明明死人衣是在限制鬼的,居然连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自己身上。

  曹洋摸了摸脖子,发现伤口不见了。

  “这是重启。”秦兄平静的望着佛像,似乎没有把重启当一回事。

  秦兄走到案牍前,伸手触摸香炉,也就是这一刹那间,异变突生!

  周围传来了一阵阵窃窃私语的声音。

  这声音不是在说话,也不是活人可以发出来的音调,很怪异。

  无论怎样都无法听清楚到底是在念叨着什么。

  原本空旷的大殿突然出现了无数虚幻、模糊的身影。

  眨眼间,这些身影开始变得清晰,凝实。

  穿着淡蓝色僧衣的僧人几乎挤满了整个大殿。

  “开什么玩笑!”

  众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得脊背生寒,头皮都快炸裂了。

  这简直就像闯进了厉鬼窝一样。

  无数厉鬼顿时间齐刷刷的面朝苏清一行人,仿佛厉鬼群之中,忽然闯入了异类进来。

  第一次苏清身上的灵异在躁动,仿佛是感觉到了威胁,这下大气不敢都不敢出,深怕被厉鬼围攻,这些鬼加在一起真的不是苏清可以抵挡得了的。

  这个时候苏清哪里敢让有什么动作,仅仅是眼前的僧人数量就绝对不下于百只。

  正当苏清想要装死时,秦兄立刻出手了。

  “动手!这些鬼的袭击随着时间变强。”

  闻言,苏清是又惊又恐,但还是果断的出手了。

  叠加灵异的恐怖她可是深有体会,要是让厉鬼的袭击叠加到一定程度,哪怕是她也得死。

  顷刻间,灰蒙蒙的鬼域覆盖了大殿,十一根棺材钉一根没落下,瞬间钉死了十一只厉鬼。

  同时把厉鬼转移到其他地方。

  苏清的袭击还没完,手中发黑的草绳已经从四面八方落下,缠绕在一个个僧人身上,那草绳越缠越紧,几乎把那些僧人捆成了一个稻草人。

  杨间脚下黑影覆盖,手中的长枪不断挥舞,一瞬间就有数十个僧人被砍成两段。

  柴刀的可怕副作用也作用在他身上,杨间的身体受到了致命的创伤,他的身体竟在开始快速的腐烂。

  除此之外。

  这种诅咒的副作用甚至是延续到了他身体内驾驭的厉鬼身上。

  鬼影承受了这种代价。

  杨间身后的无头鬼影,手脚也跟着裂开了,属于厉鬼范畴的诡异影子竟被一种无形,看不见的恐怖诅咒给拆分开来了。

  接着,红光一闪,杨间身上的伤都消失不见,重新恢复了。

  六个张羡光朝四周挥舞大刀,不断有僧人被撕裂,肢体残缺,恐怖级别下降到普通人都可以驾驭的程度。

  张羡光在那边Carry  full  court,可以说,从此刻开始战场有我张某人主宰。

  李军身上妖异的碧绿鬼火迅速蔓延,他周围的僧人尽皆被点燃。

  比起原来的鬼火强的的不是一星半点。

  柳三的情况却不怎么好,他那里纸人多,所以面对的僧人也最多,现在只是能够自保而已。

  亚民国四人组倒是相当轻松,刘老板拉开距离,其他三个在那里风筝这些僧人,完全没压力。

  何连生连魂都没有招,就像是在热身。

  曹洋微微俯下身子,在他的周围的僧人都却还在缓缓靠近他,这些僧人的恐怖级别远超鬼湖女尸。

  曹洋脸色微变,但没有慌张,只是取出了一张符纸,紧紧攥在手里。

  鬼压人也无法限制住他们,只能暂时拖延。

  周围顿时刮起了一阵阴冷的风,僧人们被吹的东倒西歪,已经无法靠近曹洋。

  曹洋见状,只得把符纸往屋顶一抛。

  下一刻,无数张黄符纷纷而下,贴在僧人身上,硬生生压制住了过半的僧人。

  同时,曹洋背上的鬼压人一下子失去了重量,感觉从重于泰山变成了轻于鸿毛。

  最拉跨的就是卫景他就一个压制能力,打这种团战几乎起不到作用。

  “当,当,当”钟声再次响起,第二轮重启开始。

  僧人们毫发无损的再次出现。

  不过,这次没有再进攻,而是双手合十,朗诵真言。

  这不是佛教的六字真言,不,这根本不是人类的语言,只有厉鬼才能念出这样的经文。

  听到厉鬼那说出来的诡异之语,可怕的诅咒作用在众人身上。

  苏清完全没感觉,就像是在听人念经一样,这得益于拼图的补齐,使苏清身上的灵异发生了质的突变,一般作用在意识层面的必死诅咒都奈何不了苏清。

  在重启的一瞬间,苏清便开启鬼域,现在,鬼域之中已经出现了无数个分身,无限叠加的必死脚步声响起,那些僧人此刻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苏清宰割。

  最惨的是曹洋,浑身抽动,同时鼻子,耳朵,嘴巴甚至是眼睛都在流血,他保命能力没有那些个异类队长强,而且还只能硬抗。

  其次是王察灵,一个虚幻诡异的中年女子的身影显现在王察灵的身体里,二者仿佛融合在了一起。

  正常情况下,这只鬼放在王察灵身体里来保护他不会莫名其妙的受到袭击而死去,但现在,鬼快要离开王察灵的身体了。

  一旦厉鬼离开,王察灵立刻就会死于非命。

  哪怕是杨间,卫景,李军这些异类听了那诡异的声音,脑袋就嗡嗡作响,意识都有些混乱了。

  而且,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诡异的声音还在不断变得清晰。

  灵异攻击还在不断增强。

  这是针对意识的袭击,

  “啪!啪啪啪~!”耳光清脆的声音响彻大殿。

  “老子最烦你们这些秃驴,还敢在老子面前念经?”

  一个嚣张但是很鲨雕的声音响起,耳光声盖过了一众僧人的声音,打断了这针对意识的袭击。

  苏清的目光被这清脆的声音所吸引,抬头望去。

  无数个杨孝同时伸出手掌,狠狠地甩在一个个僧人脸上。

  唉,世风日下,打人居然专打脸。

  清醒过来的杨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,下巴差点脱臼。

 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自家爹这么牛,连鬼都敢甩耳光。

  关键是,还把人家打得没脾气了,连手都没还。

  “咚咚咚~!”突然,一阵清脆的敲击木鱼所发出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了出来。

  声音不大,但却诡异的回荡在大殿里。随着木鱼声的响起,不被理解的一幕发生了。苏清的鬼域仿佛受到了未知力量的干扰一般,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。

  就像是原本平静的水面,突然扔进一块大石一般,泛起层层涟漪。

  “咚咚~咚咚~”木鱼声并没有消失,而是愈演愈烈,整片灰白色的鬼域都在慢慢变淡。

  这是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和尚,穿着一件破旧的僧衣手里拿着一个老旧的木鱼。

  此刻,苏清的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。

  这木鱼…竟然能够突破盖头和凤冠的双层防御,影响到苏清的意识!

  苏清看了看其他人,才发现,事情大发了。

  这里除了她之外,只有秦老,卖药老人,亚民国四人组和…曹洋还站着。

  就连张羡光都已经倒下了。

  秦老和卖药老人看不出来是什么情况,但亚民国四人组看上去却有些艰难。

  人手一件的外衣正在腐烂,地上还碎了一地的玻璃渣子。

  这还是有刘老板拉开距离,减弱了木鱼的袭击的结果。

  苏清注意到,刘老板手里还紧紧的攥着一张七元鬼钞。

  看得出来,他们能撑得住是依靠灵异物品。

  不过,曹洋能够撑得住这就很不可思议,要知道比他恐怖的柳三都已经趴下了。

  是那张符纸?还是道袍?

  曹洋只有这两样东西有这两样有可能能够对抗这只鬼。

  木鱼那恐怖的敲击声还在继续,苏清的头也开始发昏,意识也有些模糊了。

  


ddyueshu.com。m.ddyueshu.com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